VMO 獻演莫札特、貝多芬  驚喜可期

fbfdf94b-5936-4719-bfbf-62589644d274

 春天是令人驚奇的季節。溫哥華大都會交響樂團(VMO)的春季音樂會料將帶來驚喜。出乎意料之外的是,這些驚喜來自一些最為耳熟能詳的古典音樂作品──莫札特的第二十一號鋼琴協奏曲和貝多芬的第五號交響曲!

VMO本年度的春季音樂會,在樂團總監謝建得指揮下,將於四月五日(星期五)晚上七時三十分在桑那斯高地聯合教會(Shaughnessy Heights United Church; 1550 W 33rd Ave.)舉行。本地作曲家貝克曼(Beckman)最新作品〈幻化〉(Flux)的世界首演將為音樂會揭開序幕,莫札特和貝多芬的作品隨之登場。協奏曲將由羅馬尼亞裔卑詩大學音樂藝術博士杜魯(B. Dulu)擔任鋼琴獨奏。

莫札特所寫的二十三首鋼琴協奏曲是他在音樂上最重大的成就之一,其中以C大調第二十一號協奏曲最膾炙人口。法國作曲家梅湘(O. Messiaen)談到這首協奏曲的第二樂章(慢板)曾表示:「它包含著莫札特甚或所有音樂最美的其中一個曲調。」

雖然這首協奏曲的曲調耳熟能詳而且聽起來輕鬆自如,但就如莫札特的父親李歐波德(Leopold)指出,這其實是演奏起來「難得驚人」的作品。難就難在流暢優雅地把它奏出──就像莫札特本人在維納首演時的表現一樣。杜魯的優美演繹料將令聽眾為之驚艷。

貝多芬第五號交響曲(一般稱為「命運交響曲」)一切看來熟悉不過:像開頭據說象徵命運在扣門的「三短一長」四音主題音型,還有它從悲壯的開頭(C小調)步向勝利的終結(C大調),凡此種種,家喻戶曉。

但其實它還有很多驚喜有待發掘。比方說,過渡的第三樂章(詼諧曲)一路聽來神秘兮兮 ,像是毫無方向,最後卻直接引出終曲的勝利歡騰。還有一種流行說法聲稱這首樂曲的最後樂章是交響曲歷史上首次用上了短笛(最高音的木管樂器)、倍低音管(最低音的木管樂器)和伸縮長號,雖然此說不盡真確,但這些樂器確實在當中扮演了重要角色,表現不凡,值得喝采!